【强奸罪精彩辩护】与幼女发生性关系四起变两起

2020年03月22日 20:52 点击:次 叶庚清律师
被告人(一):孔某,男,1983年出生于山东省。
辩护人:叶庚清,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二):张某某,女,2001年生于山东省。
被告人(三):渠某某,女,2002年生于山东省。
 
【公诉机关指控】
自2017年以来,被告人孔某以金钱引诱,与被告人张某某、渠某某相互勾结,以处女五千元,非处女一千或五百元的价格让被告人张某某、渠某某帮助找小姑娘供其奸淫。之后,通过被告人张某某、渠某某介绍,孔某多次奸淫未成年女性,其中四名为不满14周岁的幼女。分述如下:
1、2017年4月30日,被告人孔某经由被告人张某某介绍,将被害人孔文某带家中。被告人明知孔文某是不满14周岁的幼女而实施奸淫,后付给孔文某五千元,被告人张某某从中获利。此后,被告人孔某又曾多次与孔文某发生性关系。
2、2017年10月份,被告人孔某经由被告人渠某某介绍,将被害人孔某2带至家中。被告人孔某明知孔某2是不满14周岁的幼女而实施奸淫,后支付给孔某2人民币500元,被告人渠某某从中索要300元。
3、2017年10月份,被告人孔某经由被告人渠某某介绍,将被害人袁某某带至家中。被告人孔某明知袁某某是不满14周岁的幼女而实施奸淫,后付给袁某某现金500元,被告人渠某某从中获利300元。
4、2017年11月19日,被告人张某某、渠某某将孔一某介绍给被告人孔某,被告人孔某明知其不满14周岁,将被害人孔一某带至家中,对其实施奸淫。后支付给孔一某一千元,被告人张某某、渠某某每人从中索要400元,后被告人孔某又单独微信转账给被告人渠某某1498元介绍费。
2017年11月22日,被告人张某某、渠某某被抓获,同月29日,被告人孔某到公安机关说明情况。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孔某奸淫多名幼女,被告人渠某某介绍、帮助他人奸淫多名幼女,被告人张某某介绍、帮助他人奸淫幼女,其行为均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强奸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且被告人孔某文化水平较高,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应从重处罚。被告人渠某某、张某某作案时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七条第二、三款之规定。
 
【案件焦点】
1、被告人孔某是否和被害人之间发生过性关系。
2、被告人孔某是否明知或应知被害人系不满十四周岁幼女。
 
【辩护意见】
犯罪嫌疑人孔某未和孔文某、孔某2、袁某某发生性关系,仅与被害人孔一某发生过性关系,但被告人孔某不知晓孔一某为未满十四周岁幼女,故依法不应当认定强奸罪,应系无罪。
1、本案无任何直接证据证明被告人孔某与前三起的被害人(孔文某、孔某2、袁某某)发生了性关系,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犯强奸罪,证据明显不足。被告人孔某供述称仅与孔一某发生过性关系、
纵观全案,公诉机关用以证明被告人孔某犯强奸罪的直接证据只有被害人陈述,没有足够的客观证据相印证。此外只有书证医院检测报告表明被害人孔文某、孔某2、孔一某处女摸破裂,但无法证明是由于与被告人之间发生性关系导致。且案件审理过程中,被害人袁某某家人也陈述袁某某未与被告人孔某发生过性关系,没有任何损害,也不要任何赔偿。这也更加证明了公诉机关指控的随意性。
综上,全案证据没有形成闭合证据链,无法对案件事实作出有效证明,根据《刑事诉讼法》不应当认定被告人孔某有罪。
2、被告人孔某完全不知晓也不可能知晓孔文某、孔某2、袁某某、孔一某不满14周岁,被告人已尽到查证义务。
被告人孔某对于与幼女发生性关系主观上是抗拒的,被告人孔某已经尽到了应当的注意义务被告人孔某具有基本的法律常识,其明确知道我国刑法关于奸淫不满14周岁幼女以强奸罪论处,且会被重处的规定,孔某已经成家立业,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其主观上对于是否犯罪极其谨慎,对于强奸罪的严重后果非常恐惧,被告人孔某主观上对于与未满14岁的幼女发生关系是抗拒的,自始至终从未想过也不敢去触犯强奸罪这一重罪。从本案证据中也可以发现,被告人孔某从未让人为其寻找幼女,且一再向被告人张某某、渠某某强调不要找未满14周岁的,这一点与被告人张某某、渠某某的供述一致,能够相互印证。
从客观上来说,被害人孔文某、孔某2、袁某某、孔一某的陈述均证实被告人完全不知晓被害人不满十四周岁。
(1)被害人孔文某的陈述,2017年五一放假期间天下午,被告人张某某将她俩介绍给孔某卖处。她上车前,张某某交代要她说自己16岁、属马。上车后,孔某让她实话实说年龄,她告诉孔某是14岁。
(2)被害人孔某2的陈述, 2017年10月份一个星期五下午,渠某某在学校门口接她和孔文某,她知道渠某某让她去卖身,渠某某给她化妆、拍照,并将她的照片发给孔某,孔某电话问多大了,渠某某给孔某回复信息15岁。渠某某交代她如果孔某问她多大,就说15岁、四月的、不上学了。她上了孔某车后,孔某问她多大了,她就按照渠某某交代的回答了。
(3)被害人孔一某的陈述,渠某某给她化妆,并交代她如果有人问年龄就说是2002年、15岁、属马的。之后,孔一某上了孔某的车,孔某问她多大,她说2002年的、在一中上学,孔某说看着不像,又问了一遍年龄,她还是说15岁,孔某问她是第一次吗,她随口就说不是。
(4)被害人袁某某及其法定代理人表示被害人没有受到什么伤害,没有发生性关系。
综上,被告人孔某完全不知晓四名被害人系未满十四周岁幼女,且在主观上只想与十四周岁以上女性发生性关系,故依据《刑法》不应当依照强奸罪定罪处罚。
3、案发后,被告人孔某向被害人孔文某、孔一某、孔某2进行精神损失赔偿,并取得上述三名被害人及其亲属的谅解,被害人袁某某法定代理人杨某某表示袁某某没有受到伤害,不要求任何赔偿。被告人积极主动赔偿被害人精神损失,达成和解,化解社会矛盾,依法应当从轻处罚。
4、公诉机关依据被告人孔某高学历、社会生活常识、社会伦理道德因素等进而要求合议庭加重本案被告人的刑事处罚不符合法律规定。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每个人都有学法懂法守法的义务,这不仅仅是写在纸面上的,更是司法实践过程中应当恪守的基本准则。法律额外不保护文化水平低的人,不保护不懂法的人有从轻处罚的权利;同样法律也不会苛责文化水平高的人,不额外惩罚知法懂法的人。文化水平高、知法懂法绝不是原罪,法也从来都不认为文化水平的高低和犯罪可能性高低有任何关系,和惩罚必要性也无一丁点的联系。公诉机关据此要求从重处罚,是对于法律理解的根本性谬误。
 
【审判结果】
法院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孔某明知被害人孔某2、袁某某不满十四周岁而与其发生性关系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予支持。
现有证据无法证实被告人孔某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孔某2系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对该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现有证据无法证实被告人孔某与被害人孔某、袁某某发生性关系,对该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被告人孔某虽然主动到公安机关说明情况,且能如实供述与被害人孔一某发生了性行为,系对该起事实的坦白,可从轻处罚。
被告人孔某积极赔偿被害人精神损失,并取得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的谅解,可以酌情对其从轻处罚。
根据被告人孔某、张某某渠某某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及对社会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二款、第十七条第二款第三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四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孔某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二、被告人张某某犯强奸罪,判处…(略)
三、被告人渠某某犯强奸罪,判处…(略)
 
【律师观点】
奸淫幼女即与未满十四周岁幼女发生性关系,依法应按照强奸罪从重处罚,不论幼女是否自愿与行为人发生性关系。但强奸罪是故意犯罪,与幼女发生性关系的行为人在主观上必须明知或应知对方是不满14周岁的幼女。
按照2013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发布的《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犯罪的意见》第十九条规定,知道或应当知道对方是不满14周岁的幼女,而实施奸淫等性侵害行为的,应当认定行为人“明知”对方是幼女。
关于何为“应知”,《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犯罪的意见》第十九条第三款也有相关规定:“对实际年龄已满12周岁不满14周岁的被害人,如果从其身体发育状况、言谈举止、衣着特征、生活作息规律等观察,该被害人可能是幼女,而实施奸淫等性侵害行为的,也应当认定行为人“明知”对方是幼女。”
从该条款的设置及文字表述来看,对已满12周岁不满14周岁的幼女实施奸淫等性侵害行为,认定行为人是否“明知”被害人是幼女,具体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把握:一是有无证据或者合理依据证明行为人根本不可能知道被害人是幼女;二是行为人已经足够谨慎行事,仍然对幼女年龄产生了误认,即使其他一般人处在行为人的场合,也难以避免这种错误判断;三是客观上被害人身体发育状况、言谈举止、衣着、生活作息规律等特征是否像已满14周岁。
在本案中,被害人均在见面时画有浓妆,各被害人发育良好,无法从外貌和言谈中发现其准确年龄。同时被告人多次要求、反复讯问,确认被害人不是幼女,已满十四周岁,已经到了足够的谨慎义务。故因此难以认定构成强奸罪。
另外,本案中公诉机关依据被告人孔某高学历、社会生活常识、社会伦理道德因素等进而要求合议庭加重本案被告人的刑事处罚。这是根本性的谬误。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每个人都有学法懂法守法的义务,这不仅仅是写在纸面上的,更是司法实践过程中应当恪守的基本准则。法律额外不保护文化水平低的人,不保护不懂法的人有从轻处罚的权利;同样法律也不会苛责文化水平高的人,不额外惩罚知法懂法的人。文化水平高、知法懂法绝不是原罪,法也从来都不认为文化水平的高低和犯罪可能性高低有任何关系,和惩罚必要性也无一丁点的联系。公诉机关据此要求从重处罚,是对于法律理解的根本性谬误。
 

律师简介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是一家全球化法律服务机构,总部设在中国北京,在中国大陆拥有20家办公室,[更多]
  • 所在地区:北京-北京
  • 手机:13911080234
  • 电话:010-59627636
  • 电子邮箱:ygq197858@yahoo.com.cn
  • 联系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中路76号大成国际中心C座6层
  • 执业机构: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
  • 执业证号:11101200710129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