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产主管窃取公司生产原料及产品,其行为构成盗窃罪还是职务侵占

2016年11月15日 14:29 点击:次 叶庚清律师
生产主管窃取公司生产原料及产品,其行为构成盗窃罪还是职务侵占罪?
——张某职务侵占案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张某系某科技发展公司生产主管,其利用经手、保管公司生产的化学产品及生产所用化学原料的职务便利,在案发前约一年的时间里,采取多领原料、少交产品的方法,将累积的化学产品及原料存放于公司车间内的暂存间。2015年8月至9月,张某先后3次将事先放于暂存间的化学产品螺二芴及产品原料2-溴联苯窃走,存放于其妻何某经营的时嘉公司办公室内。后何某将其中6kg螺二芴出售,其余赃物被公安机关查获并发还给某科技发展公司。涉案赃物经评估共计价值人民币790 961.24元。
侦查机关以张某涉嫌犯盗窃罪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检察院审查认为,张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公司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应当以盗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针对检察机关指控张某犯盗窃罪的起诉意见,辩护人着重围绕对张某行为的定性阐述了辩护意见,提出张某的窃取行为是利用职务之便而非工作之便,其不构成盗窃罪,而应认定为职务侵占罪。该辩护意见得到法院采纳,法院以被告人张某犯职务侵占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零八个月。
二、主要问题
生产主管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公司生产原料及产品的行为,究竟应认定为盗窃罪还是职务侵占罪?
三、法理分析
盗窃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公私财物的行为。职务侵占罪是指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的行为
从犯罪构成要件看,盗窃罪和职务侵占罪具有一些相同点。在主观方面,两罪都要求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在客观行为方面,都表现为行为人将他人财物非法占为己有;两罪都是侵犯财产所有权的犯罪。但两罪的区别也是非常明显的,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主体方面,盗窃罪是一般主体,职务侵占罪特殊主体。
职务侵占罪的主体为“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具体而言,包括:1、国有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中的非国家工作人员;2、非国有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中的非国家工作人员。以上人员均是单位正式在册或者在编人员,或是具有特定的职权、职务,或是从事一定具有实际内容的工作,可以利用职务之便侵占单位财物。相对而言,盗窃罪只是一般主体,不需要行为人具有特殊身份。
2、客观方面,职务侵占罪中行为主要是利用了职务上的便利来实施非法占有行为,盗窃罪不需要这一条件。
职务侵占罪和盗窃罪在客观方面一个最重要的区分点,就在于行为人是否利用“职务上的便利”。1999年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立案标准的规定(试行)》中分别对贪污罪受贿罪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的涵义进行了解释,其第一条第二款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是指利用职务上主管、管理、经手公共财物的权力及方便条件。”我们需要从中把握这几个关键词“主管”、“管理”、“经手”。主管财物,主要指领导人员在职务上具有对单位的财物的购置、调配、流向等决定权力。经手财物,主要指因执行职务而领取、使用、支配单位的财物等权力。管理财物,主要指对单位财物的保管与管理。对于以上关键词的把握,决定了能否精准地认识“利用职务便利”在客观方面所表现出来的形形色色的作案手段。
本案被告人张某利用自己作为生产主管经手、保管化学原料及产品的职务便利,实施非法占有行为,显然属于“利用职务之便”。司法实践中对于何为“利用职务之便”,需要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仔细甄别判断。假设张某仅是某公司从事保洁工作的清洁工,其利用对工作环境的熟悉,在从事保洁工作时顺手牵羊,非法占有单位公共财产,则应认定为盗窃罪而非职务侵占罪。
3、客体方面,职务侵占罪和盗窃罪侵犯的法益不同。
盗窃罪侵犯的仅仅是公私财产所有权,而职务侵占罪侵犯的是双重法益——单位财产所有权以及信赖利益。实际上,“信赖利益的破坏”是区分此罪彼罪的关键。
职务侵占罪除了行为人非法占有单位财产之外,根本在于他的“渎职性”,即行为人在利用职务便利非法侵占单位财产时,除了使单位蒙受经济损失之外,实质还是一种“信赖利益的破坏”。职务侵占罪的落脚点在于“利用职务之便利”。这种职务上的便利,其实是单位基于对个人的信任所创设出来的。因而从法益角度讲,不仅是侵害了单位公共财产,更是对社会诚信的践踏。在开放自由的市场经济环境下,职务侵占罪对于建立在诚信基础上的单位与个人之间的“信赖利益”的破坏,是基于充分的信任和职责寄托,因而认定被告构成职务侵占罪定性更为准确。
4、两罪的犯罪对象和手段有所不同。
职务侵占罪的犯罪对象只能是本单位的财物;而盗窃罪的对象是他人财物,包括公私财物,而且一般情况下多为犯罪行为前不被行为人所控制的他人财物。在犯罪手段上,职务侵占罪要求利用职务之便实施侵占行为,行为人在实施犯罪前一般都是合法占有涉案财物;而盗窃罪则多采用秘密窃取的手段,行为人在实施犯罪前不会合法占有涉案财物。
综上,从本案来看,被告人张某利用经手和保管涉案化学原料及产品的职务便利,将单位财物据为己有,其行为符合职务侵占罪的构成要件,应当认定为职务侵占罪。辩护人在代理该案时,准确把握了案件的关键细节,针对检察机关的指控意见,有理有据地提出了辩护意见,最终得到法院采纳,从而为被告人争取到了较为有利的判决结果。

律师简介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是一家全球化法律服务机构,总部设在中国北京,在中国大陆拥有20家办公室,[更多]
  • 所在地区:北京-北京
  • 手机:13911080234
  • 电话:010-59627636
  • 电子邮箱:ygq197858@yahoo.com.cn
  • 联系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中路76号大成国际中心C座6层
  • 执业机构: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
  • 执业证号:11101200710129514